大模型明星独角兽专访:毁灭人类不现实,爆料谷歌研发细节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译|罗添瑾

编辑|云鹏

智东西7月9日消息,昨日,加拿大人工智能公司Cohere的CEO艾登·戈麦斯(AidenGomez)接受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CNBC)的采访。

Gomez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AI如何帮助公司直接实现盈利,并强调了Cohere在生成式AI方面服务的愿景,旨在帮助企业在各种领域实现自动化,从而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

Gomez称公司目前400多人,迄今为止大多数销售工作都是5个人完成的,但明年会在销售领域扩张规模;此外,他还谈论了对AI风险的看法,Gomez称,AI将毁灭人类这种观点是不符合技术现实的,这种观点更多出现在营销和广告中用于博取关注。

Gomez是Cohere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自早期以来,他一直是生成式AI的关键人物。2017年,他在Google实习,当时他参与撰写了生成式AI底层技术相关的论文,现在,他的公司专注于为企业而不是消费者构建生成式AI模型。

▲艾丹·戈麦斯(AidanGomez)(图源:CNBC)

为了篇幅和清晰度,这篇采访经过了编辑。

以下是对话的编译:

艾登,感谢的到来。让我们先从您在谷歌的工作开始吧,我想知道你的这个想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当时所在的团队最初的目标是什么,你都做了些什么?

Gomez:最初的目标是改进谷歌翻译,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翻译功能已经存在很多年,我们的目标是提高该服务的翻译质量,因此,看到一项真正从根本上开发出来只是为了改进翻译的技术产生了如此广泛影响,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我记得我们刚刚完成这个项目的那一刻,我正将学术论文提交给会议,大概是凌晨两点,我躺在Ashish旁边的沙发上,我当时想,我们做到了,我们完成了。他转向我说,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成就。那时我还是一名实习生,这是参与并做出贡献的项目。所以我就想,研究不总是这样吗?

有趣的是,从那时起,这种进步的速度只会变得更快。因此在过去的七年里,我认为现在没有一个当时在这个领域里工作的人能够预见到我们现在的技术能力,这些模型正在做的事情是我个人认为也许在我职业生涯结束时,也许在40年后才会看到的东西,但它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便出现了。

谷歌当时坐拥这项技术,就像你说的,很多人,包括你合作的人,都不知道它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们应该预见到吗?因为现在的说法是,谷歌被ChatGPT的发布打了个措手不及。你认为这是事实吗?

Gomez:我认为要真正看到未来需要一种或许不合常理的信念,相信规模的理念。如果我们让这些模型更大,如果我们用更多的数据训练它们,如果我们给它们更多的容量和计算能力,它们会继续变得更聪明,而且这种趋势不会减缓。

想当年,我们训练的模型比现在训练的小一千倍。所以要有这样的信念,愿意花费一千倍的成本来继续扩大这个东西,并希望它继续变得更聪明,这是一个大的且有风险的赌注。我很高兴我们下了这个赌注,它随着时间的推移证明是正确的,我认为它将继续被证明是正确的。

▲(图源:CNBC)

你认为自己是这项技术的创始人之一吗?当有人说这样的评论时,比如不直接称为创始人,但说你启动了这件事。听到这样的评论你有什么感受?

Gomez:我从不会将这个头衔赋予自己。绝对不会。当你这样称呼我时我有什么感受?有点让人望而生畏,我认为这太过奖了。我认为我们看到的进步,实际上是成百上千的人在为这项技术倾注心血,推动它向前发展。真的是成百上千的小想法被采用和整合,促成了我们今天的地位和成就。人类喜欢分配功劳。

我们喜欢说,那个人做到了。就像AlGore发明了互联网一样。但是对于这项技术或AI而言,我真的无法相信有一个人可以独揽其功。

谷歌历来以允许人们从事副项目而闻名,这种文化是否是让你和你的同事们撰写出那篇论文的原因?

Gomez:GoogleBrain是极其自组织的,这只是一个集合,实验室里互相认识的人会谈论一些事情,有共同兴趣的人会聚集在一个项目上,这个项目可能会持续三四五六个月,他会成功或者失败,你会离开,继续做下一件事。

但他完全是一个自我指导的研究组织,我认为这就是谷歌远远领先于其他公司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如果你是一名研究员,这就像你梦想工作的地方。

那么构建这项技术的工程师和研究人员的文化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在这个阶段,人们不再对为了研究而感兴趣研究,他们想要的是影响力。他们希望能够真正创造出一种可供人们使用的技术,并且能够在现实世界中发互作用,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AI只是一个纯粹的研发项目。没有太多可以带给世界的价值可以利用。

它终于跨过了某种门槛,现在人们真正感受到并使用了它的实用性,这就是你为什么会看到消费者疯狂的使用AI,企业也同样。

即使在ChatGPT发布之前,谷歌的各个AI团队内部也有一些高层离职和争议。你对所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谷歌是否发生“文化转变”,导致所有这些人(包括你)离开?

Gomez:我认为谷歌在AI方面仍然做着非常出色的工作。他们开发的模型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们有着非凡的才华。我的许多朋友和导师仍然在那里。我认为他们在媒体上受到了很多批评,但实际上,我认为在早期投入资金进行规模化扩展是一个非常不显而易见的赌注。

因此,我并不太责怪他们。我很高兴有人做了这个赌注,也很高兴我们实现了这个未来。但我认为谷歌仍然是一家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创造了非凡的技术,我真的很钦佩他们所做的工作。

所以你离开谷歌的原因是什么?

Gomez:对我来说,这是关于实现Nick、Ivan和我的愿景。我们想要将这项技术带到世界上。我们觉得在谷歌内部无法做到这一点,而Cohere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方式。

我们想要建立的是一家企业公司。我们想要构建一个平台,让企业能够采用这项技术,而谷歌是一家消费品公司,所以我们无法在那种环境中实现这一目标。因此,我们离开并创建了Cohere。

▲Cohere的三位联合创始人:IvanZhang、AidanGomez、NickFrosst(图源:Cohere)

当你看到ChatGPT出现并获得如此大反响的时候,你是否认为自己错过了某个时刻,或是感到震惊?

Gomez:当和OpenAI的朋友们聊天时,他们也对ChatGPT的受欢迎程度感到惊讶。所以我认为整个市场都感到惊讶。这项技术本身并不令人惊讶,比如我们内部有聊天机器人。我们一直在对聊天作为这些语言模型的界面进行迭代。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多么喜欢它。他们让它对自己有用,让它对自己有趣。

因此,这个技术准备好了进入世界,这是一件非常积极的事件。我认为每个人都获得了一个智能助手,它全天24小时都在,可以问它任何问题。对于企业来说,这正是Cohere的重点,这为推动自动化或创造全新的产品体验提供了机会。计算机现在真的可以和我们对话了。

因此,我们用于交流和存储信息的智力模式,现在对机器来说是可访问的。这意味着我们对每一个产品、每一个我们在那些机器内部创造的服务有了一个新的界面。

那让我们来具体谈谈Cohere,那什么是Cohere,你们是做什么的?你卖的产品是什么,怎么盈利?

Gomez:我们是模型构建者,我们开发模型。我们产品的重点并不针对于消费者层面,我们搭建的是一个让企业采用这项技术(AI)的平台,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隐私。因此你可以完全私密的部署添加数据,并且数据位于您的硬盘上,我们看不到任何东西,完全安全。

第二个是云不可知论*。因此事实上我们并没有被锁定在一个云端中,因此你不会购买仅在云上可用的专有技术,而是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甚至在本地。在技术方面,我们的产品解决的不是那种“帮我做作业,让我们聊聊新闻”之类的问题,而是“我需要完成工作,帮我做到这一点。”

(*云不可知论(cloudagnosticism):是一种技术策略和理念,指的是在设计和部署应用程序和服务时,使它们能够在不同的云服务提供商之间自由迁移和运行,而不被某一特定云平台所绑定。可以提高部署的灵活性和可移植性。)

▲(图源:Cohere)

我和那些负责为公司购买这些产品的人谈过,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并不这么认为,至少对于MicrosoftCopilot这样的产品来说,它的范围太宽泛了,看不出这种生产力是否真的可以实现,而且价格昂贵。你们销售的产品有什么不同?

Gomez:是的,我想说有两个不同的类别,一方面,大模型明星独角兽专访:毁灭人类不现实,爆料谷歌研发细节面向外部的应用程序可能会在您的产品中添加新功能,从而提高效率,为用户构建新的体验,第二是面向组织内部的,目的是为了推动不同职能部门生产效率的提高。

例如,我们和Oracle合作,我们为OracleFusion应用程序中出现的数十亿新功能提供支持。所以这些就像是为人力资源部门或是客户支持部门等提供支持的软件,并且有大量的新功能正在出现,使工作更容易实现自动化。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的研究表明利用我们的模型,企业的生产力确有提高,你可以对其进行定量测量。

当你让一名知识工作者坐在其中一个模型旁边,你训练他们如何使用模型,如何让模型对你有用,他们必须学会如何使用该技术,一旦他们学会了,就可以看到生产力将会提高百分之四十左右,这不仅是数量上的提高更是质量的提升。

另外关于成本,因为这些模型非常庞大。所以Cohere专注于压缩我们的模型,而不仅仅是为了构建最大的模型,因为实际上一些大模型还没有准备好投放市场,甚至不具备扩展到生产中的条件。所以我们专注于构建一种更小类别的模型,这种模型可扩展性更强,完全私密,成本更低。

Cohere现在的估值略高于20亿美元。你们可能在筹集资金,但这些投资者希望获得回报。建造和运行这种技术并不便宜。你如何向他们解释何时以及为何会获得回报?

Gomez:我认为2023年是所有人真正认识到这项技术的一年,许多公司进行了概念验证(POC),用以测试新技术的可行性。初始阶段,当只有少数员工参与时,成本和可扩展性并不是主要问题,但一旦决定将POC投入生产环境,成本和规模问题就显现出来了。这种转变通常会引发预算上的震惊(”stickershock”),尤其是在云服务和基础设施成本方面。

Cohere想通过非炒作的方式寻求投资,并将得到的资金直接用于技术的研发和部署,而不是依赖于传统的云服务提供商。Cohere正在做的是建立一个真实的业务,一个独立的新公司。没有捷径,你需要说服投资者在若干年内给予你资本。所以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我们认为这是建立健康业务的正确方式。

请告诉我们你们有多少员工,公司在哪里,规模有多大?

Gomez:我们诞生于疫情期间,超级远程化。我们在多伦多、纽约、旧金山和伦敦都有办公室。我们目前大约有400名员工,但预计会大幅增长,特别是在市场拓展方面。

你如何看待AI末日论者,他们说AI会变得失控并毁灭我们?

Gomez:我对这些恐惧感到同情。科幻叙述中的计算机或AI接管世界已经存在几十年了,深深植根于我们的文化中。它吸引了大量点击、头条新闻和关注。但这不是这项技术的技术真相。假设持续的指数级扩展是错误的。我们被模型的瓶颈困住了,这些模型是由人类创建的,因为是我们的数据和知识在教它们。

你们与很多企业有合作,特别是非技术公司,它们如何因为AI而改变业务模式?

Gomez:这些公司将AI视为竞争优势。一个例子是我们与一家自然资源保险公司合作,为管道和矿山等项目提供保险。这些项目发布投标邀请时,哪个保险公司最先提供合理的报价就能赢得合同。我们的模型帮助他们加速了精算师的工作,通过模型访问所有数据源,极大地提高了速度,从而赢得更多合同,这就是生产力的提高。

结语:Cohere的商业模式囊括了对隐私安全的保护以及提供针对性的服务从Gomez接受采访的内容来看,Cohere是一家专注于toB的生成式AI模型服务公司,现已估值超过20亿美元,Cohere的成功为AI模型商业化落地提供了一些借鉴和参考。Cohere非常注重用户的隐私保护,对于AI模型的可扩展性,安全性有自己的追求。在针对非技术类公司的业务领域,Cohere也可以为其提供具有针对性的服务。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处理,谢谢!联系QQ:2760375052 版权所有:电子商贸网:沪ICP备2023023636号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允霆

允霆电子商贸是一个专注于电子产品的一站式购物平台。我们提供丰富的电子设备、数码配件、智能家居产品以及各类电子元件,满足您在工作、生活和娱乐方面的需求。

最近发表